頻道欄目

華西新聞  >  四川  >  正文

大展云集四川 讓文物說話

2018-10-22   來源: 華西都市報
0

10月21日,“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青銅文明對話展”在四川大學博物館拉開帷幕。

“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青銅文明對話展”吸引市民觀展。

來自兩河流域的古印章。

三星堆的青銅面具。

  

6大主題展陸續與您見面

《金色記憶——14世紀前中國出土金器特展》(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)
《秦蜀之路青銅文明展》(成都博物館)
《人與神——文物精華展》(三星堆博物館)
《江口古戰場遺址考古成果展》(四川博物院)
《古蜀文明與兩河文明對話展》(四川大學博物館)
《考古四川新世紀展》(廣漢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整理基地)
  10月22日,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將在成都開幕,本次大會主題為“古代文化交流的考古學研究”。不要以為這只是考古人的學術盛宴,對于老百姓而言,眾多展覽也是一場文化與歷史的饕餮盛宴。大會舉辦期間,至少有6場特色主題展覽匯聚天府之國,無論是江口沉銀考古成果展,還是秦蜀之路青銅文明展、金色記憶金器展,總有一款展覽讓你大飽眼福。

江口沉銀展回娘家

  此前,“江口沉銀——四川彭山江口古戰場遺址考古成果展”亮相中國國家博物館,大量珍貴文物讓觀眾大開眼界。如今,四川觀眾也有眼福了。作為中國考古學期間的重磅展覽之一,500多件珍貴的文物已于10月21日回歸成都,在四川博物院免費向公眾見面。
  本次展覽分為兩個部分,“江口沉銀”主要展示江口遺址出土相關文物,分為大西政權、金銀充庫、江口鏖戰三個單元進行展示。國內首次發現的明代藩王金寶實物——蜀王金寶,明蕃王府以及張獻忠冊封妃嬪的金銀冊,佐證江口沉銀遺址為戰場遺址的三眼火銃,張獻忠嘉獎部將所用的“西王賞功”金銀幣等文物悉數亮相,讓您大飽眼福。

眾多展覽精彩紛呈

  最早出現“中國”二字的何尊,重達18斤的西漢金獸……考古學大會開幕期間,四川人在家門口就能一睹這些國寶的風采。
  正在成博展出的“秦蜀之路青銅文明展”上,來自成都平原、關中平原、漢中平原三地的250余件青銅器重磅亮相,包括國寶何尊在內的55件一級文物匯聚蓉城,講述青銅這一“國之重器”背后的故事。
  另一邊,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也聯合國內40家考古文博單位,集中展現350余套先秦至元代金器精品,帶領觀眾追尋“金色記憶”。
  10月21日,在四川大學博物館亮相的“古蜀文明與兩河文明對話展”是世界上首次在大學博物館舉辦的古蜀文明主題跨國聯展。以色列耶路撒冷圣地博物館、美國耶魯大學皮博迪自然歷史博物館巴比倫特藏、廣漢三星堆博物館、金沙遺址博物館和川大博物館的特藏珍品匯聚蓉城,讓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跨越時空對話。
  除此之外,在廣漢的展覽也賞心悅目。“考古四川新世紀展”“人與神——古代南方絲綢之路文物精華展”分別選取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重磅文物,以及蜀、笮、滇秘寶遺珍,展示考古近年來取得的輝煌成就。
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曾潔

“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青銅文明對話展”在川大開幕
古蜀文明對話兩河文明
從歷史深處追問“人類共同命運”

  北緯30°的緯線,似一根有魔法的紅繩,連接著世界幾大文明的發源地。同樣纏繞于這條神奇紅繩上,以四川三星堆文明為代表的古蜀文明,與其他幾大文明發展有何關聯?或許,我們可以聽聽文物之間的“對話”。
  10月21日,“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青銅文明對話展”在四川大學博物館拉開帷幕。三星堆的文物手稿、古蜀的青銅人像和玉石器,與兩河流域出土的楔形文字泥版文書、寶石材質的滾筒印章首次“當面對話”,這不僅是兩種文明的交流,更是在21世紀的今天,從歷史深處對“人類共同命運”的追問。

圖形組合“撞臉”
兩個文明或有共同背景

  20世紀80年代以后,隨著四川廣漢三星堆、成都金沙遺址以及寶墩系列古城遺址的發掘,古蜀國幽暗的歷史天空頓時被照亮。
  三星堆博物館里,高3.96米的青銅神樹壯美精致。神樹有三層樹枝,每個枝條上,小鳥兒昂首高歌。神樹的下部懸著一條龍,龍的頭朝下,尾在上,夭矯多姿。
  神樹很孤獨,除了在《山海經》中,古代中國的其他地方從未見過其身影。不過,在“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青銅文明對話展”上,在與阿卡德時期的滾筒印章“相見”后,它似乎找到了“伙伴”。
  滾筒印章是古代近東地區普遍使用的印章,通常刻有“圖案故事”。一些阿卡德時期滾筒印章上,講述著一個神話故事:居住在樹上的鷹和蛇發生對抗,人類參與其中,最后藉由鷹的翅膀飛升天空。這就是著名的埃塔納神話。
  從印紋上可以看到,廣泛出現在古蜀時期的飛鳥、樹和蛇形成的組合,在古代兩河流域也并不陌生。“這是兩個文明在結構性上的相似。”本次展覽的首席策展顧問王獻華教授說,這些形象組合,正是先民宇宙觀的反映,“這樣的相似,或許更能說明,兩個文明可能有共同的背景。”

三星堆金杖之謎
兩河文明權杖或提供參考

  巴蜀先民崇尚金器。金杖、金面具、“太陽神鳥”金飾、金冠帶……在三星堆和金沙兩地,出土的金器近三百件。
  在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,一條彎彎曲曲的金杖讓人嘆為觀止。在金杖一段,雕刻有三組圖案,留給考古學家們無盡遐想:金杖的主人是什么身份?它在權力體系中有著怎樣的地位?由于缺乏文字,這一切都尚無定論。
  類似于金杖的“棍子”,出現在兩河流域的浮雕中——在漢謨拉比法典石雕上部的浮雕中,太陽神沙馬什授予漢謨拉比權杖。這里的權杖,意味著天神授予國王權力。
  在3000多年前的黃河流域,象征國王權力的是鼎,遠在西亞、北非一帶,那里的人們將杖作為權力象征。三星堆的金棍文化,是否與兩河流域中的權杖有什么關聯?
  有專家認為,這并非不可能。三星堆出土過5000多枚印度洋海貝,說明三星堆時期的古蜀人已經走出盆地,不排除外界文化通過南方絲綢之路,對三星堆文化產生了影響。
  當成都平原和兩河流域的青銅文明相遇,似曾相識的圖形、器物相見,讓人忍不住設想,數千年前,兩個相隔5500公里的文明之間,有著一段怎樣的故事?
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吳冰清何方迪攝影劉陳平

專訪
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朱亞蓉:
古蜀文明國外巡展所到之處皆轟動

  10月21日,“成都平原與兩河流域青銅文明對話展”在四川大學博物館舉行。這也是兩河流域文物首次在中國集中展出,大批吸睛文物逐一亮相,其中就有以色列耶路撒冷圣地博物館帶來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——楔形文字,以及兩河流域出土的珠寶首飾。同樣,三星堆博物館也是誠意滿滿,大量珍貴青銅器、人物像將在家門口展出,和兩河流域文物直接展開“當面對話”。
  這不是三星堆青銅器第一次“外交”,在20多年里,它們先后到2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展,足跡遍布各大洲。
  “對外交流展出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。”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朱亞蓉回憶,“1993年第一次走出國門。當時為了配合申奧,三星堆部分文物在瑞士洛桑奧林匹克博物館展出。”此后,三星堆文物先后出展了20多個國家和地區,例如德國埃森克魯勃山莊、英國不列顛博物館以及日本各地的特展。“每到一處都會引起轟動。”朱亞蓉說。
  走遍世界各地的古蜀文明,除了將中國的歷史文化之風刮到了每一角落,也極大增進了人類文明之間的聯系。如今,古蜀文明同樣吸引著其他地區文明前來“對話”和交流。
  “現在,不僅是走出去,還有引進來。金沙博物館曾舉辦過古埃及文明展,下一步還將舉辦雅典文明展。”朱亞蓉說,通過不同地區文明的展覽,探尋它們發展過程中的聯系。
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何方迪吳冰清

我要爆料(有獎爆料 20元--1000元) 網絡爆料臺 隨時隨地,極速爆料

虛假新聞郵箱爆料:130069110@qq.com

虛假新聞舉報電話:028-86969039

電話爆料:028-96111

郵箱爆料:130069110@qq.com

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官方微博

華西都市報電子版 點擊閱讀

華西都市報電子版

返回頂部

美国色情片大全电影